是杨姐!是七实!也是我的三年呀!


“你说,未来会怎样呢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说,你觉得未来会怎样?”

“会不错吧!那么多可能!”

他回答,太阳在他微眯着的眼角藏了些暖光。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影子,在这条走过无数次的水泥路面上忽隐忽现,影子的主人风华正茂,是一名荣耀了12年的“七实学子”。他突然觉得,那影子似乎比以前更长而沉稳了,尽管依旧平凡吧,但在这里已经是长大了。一边受着学校的滋育,一边在如温和的风一般缓缓流逝的时光中长大了。他闭眼,午后的气息如此熟悉,阳光也好、寒意也好,连周围同学的话语都无比熟悉。在倒数128天的日子里,他的思绪不可遏制的陷入到回忆中······

空 白 风 筝


“今天下午,我们去放风筝!”班主任杨姐在高中的第一个春天如此说道。


那时的他还顶着军训时剪的寸头。高一七班,他轻轻念出这四个字。四月的风将云絮赶到角落,留下颜色透亮的天空,蓝的坦白浅显,与塑胶草坪融为鲜明的色调。

“画点什么好呢?”同伴拿着蘸满蓝色颜料的笔问他,面前摆着他们组分到的风筝,空白的纸面留满了期待的颜色。他环顾四周,每个小组的成员脸上都挂着笑意,眼中闪耀着柔软而明媚的光。刚开学时相互之间的陌生彷佛冰雪消融于春日溪流之中了。


“不如画我们自己吧,我想高高飞上去。”春日的七实,苍穹下腾飞的希望!

冬 日 “ 围 炉 ”


冬日的白昼总是结束的太快,马上,就是明艳的暮色与即将到来的星光。


“准备上场了,弦调好了吗?”同伴有些焦躁的安排场上的布置,吉他头一直打他屁股。这是他们班级组织的冬日围炉音乐会,就在食堂旁边。只是,他还有些紧张,反复确认脑海中和弦的顺序,击板与点弦的节奏。


“嘿!”同伴拍了拍自己的肩膀。“别紧张,不是都排练了一个月了吗?有点自信。”


“好嘞,不紧张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转过头向同伴笑了笑。这时,不少班上的同学和老师已经围在了身边。也不知是因为什么,这些熟悉的面庞和笑容的出现,反而让他真的冷静了下来。

琴音流转,摇动着围观老师和同学们晶莹目光。他的手指上下翻飞,琴弦摇颤,彷佛这圣诞时节里的清脆铃铛叮当。一切都刚刚好!


一边弹着,他想起早读时清晨雾霭蒙蒙,想起与同学度过的夏日潺潺,想起所有奋笔疾书的夜晚,铺满云絮的天空和消融于此的飘渺的迷茫。


冬夜的七实,夜空下回荡着温柔的歌声!

高 三 是 这 样


他才发现高三半夜寝室亮着灯是很正常的,别考前才抱佛脚。他才发现高三是由密密麻麻的草稿填满的,也别试图偷懒。


高考不是目的只是手段。所以到了高三,他才开始理解东坡的豪和乌台的恨,开始理解杜甫的忧和茅屋的酒,开始理解李白的狂和蜀道的壮,开始理解屈原的憾和汨罗的叹。


正是那一个个努力的夜晚与白天,在一次次千磨万击中,接近了这些不朽的魂灵,触摸他们的伟大。他才发现,高三确实是苦楚的,但也确实充实而快乐!


奋进中的七实,在梦想与追寻中接近成功!


我喜欢那些闪光的东西,比如冬日的雪花,天上的星星,还有你的眼睛。


陪 伴 成 长


校园里阴冷的初秋夜色铺陈开来,路旁光线温和的路灯排列开去。


他走在未名路上,树木高大,夜里一片黢黑。他有些失落。当考试的失利冲击了平时的努力,当老师们纷纷前来找他谈话,怎样都会失落吧!


一阵风突来到他身边。“想什么呢?”有人拍了拍他的肩头。他一愣,转头,杨姐不知何时走在了他旁边。


“没啥,教室里有点闷,我出来散散步。”他说。


“哦,今天真冷呢,你冷吗?”


“还好,秋天到了嘛。”


“真快呀!眼看着你都比我高一个头了。”杨姐说。他看了看她,的确,真的长高了,连肩膀都比往日宽阔了不少。“好像昨天你们都才刚进校,顶着寸头,你的脸都只有巴掌大小。”杨姐夸张的笑了笑。


他也低头笑了,心情比刚才好不少。


“最近心情可好?”杨姐按下声音。


“还好,就是有点迷茫。”


“正常,我这么大的人了,还时常觉得迷茫呢。”


“杨姐也会迷茫吗?”


“当然,不如说不迷茫的时候还少些。”她抬头看看天,又面对着他说,“不过啊,我也努力到了现在呢,好像还不错,厉害吧。”


“自然是厉害的。”


“人这一生啊,最重要的是向前走,迷茫也好,伤心也好,总得向前走。”她说······

撰稿:郭晨皓/任欣怡

修改:田   刚

审稿:杨永成

编辑:黄科文

注:郭晨皓、任欣怡,均高20187班学生,年级奖学金颁奖礼上各种奖项的常客,霸屏学霸。





育人境界:大气、骨气、争气。 办学追求:创造最适宜师生发展的教育。 教育内涵:学习的能力、成功的实力、生命的活力。 培养目标:培养具有中国灵魂和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人。 教育理念:唤醒生命内力,塑造健全人格,奠基幸福人生。 教育思想:着眼整体发展,立足个体成才,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。
冠城教育微信公众号
官方微信公众号
网上报名登记